欢迎访问:如花岛在线视频 日本--日本一本岛无码在线视频--日本岛片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幻象的世界

幻象的世界

“ 又是这里。看来我又睡着了。” 魏杨环顾四周,确认了现在的所在地 .这是第四次了吧,梦中出现在这个地方。可这真的是梦吗?这脏乱狭窄的巷道,这昏暗明灭的街灯,墙壁的触感,潮湿发霉的气味,梦能有这么真实?

  算了,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,傻站在这里很危险,还是和往常一样先找地方藏起来,等待自己在现实世界苏醒吧!

  根据经验判断应该是在梦里没错,因为过后自己都会从熟睡中醒来,只是这梦的感觉太过真实梦里的景象又如此诡异恐怖。

  这地方像是一座荒废破败的城市,几次下来除了自己魏杨还没遇见过其他人,可人之外的东西他可是看见了不少。那些可怖的存在,它们头长犄角,眼冒绿光,面目狰狞,有的有三只眼睛,有的长着六条手臂,有的甚至长着翅膀,反正都是些奇形怪状的怪物。

  魏杨一边向前移动一边回想前几次来到这里时的种种。一个多月前魏杨第一次梦中来到这里,漫无目的地游荡时遇见了那只蠕动的大虫,一只有小汽车那么大,长有手臂,一只巨眼长在背上胸前有着獠牙巨口的肥虫。魏杨看见那只肥虫时,那只虫子隔着条街也正好看向他,彼此对视了两秒后,魏杨出于恐惧的本能拔腿就跑,那只虫子稍慢半拍蠕动着向他扑来。那大虫看似肥笨可行动起来却异常迅捷,好在魏杨平时常运动腿脚还算麻利,一阵狂奔左突右拐后终于甩掉了那玩意儿,喘成狗的魏杨再也不敢四处乱晃,在一座废弃写字楼里找了间屋子,蜷缩起来希望能早点从这里苏醒。

  后来也真的醒了过来,之后的一个月里魏杨又来到过这里两次,有了第一次的遭遇,后面两次魏杨都谨慎小心地避开那些怪物,找好藏身处静静等待苏醒。

  即使这是噩梦也总会有苏醒的时候,总之就和之前一样先找藏身处把。

  魏阳一路小心翼翼,最终选定了一栋不起眼的三层小楼隐蔽起来。在一张还算干净的床垫上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后,这次的噩梦之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  静静地等待苏醒漫长而无聊,魏杨又开始思考起从开学到现在一个多月里身体出现的问题。“ 最近这到底是怎么了,不会是生病了吧?晚上也没熬夜呀,怎么就整天困意浓浓,偶尔还会突然间困得要死一会儿就睡得不省人事。” 魏杨刚才就是在法理课上突然困意加重,预感到自己又块要睡过去了,他可不想像上次宪法课那样在课堂上呼呼大睡怎么都叫不醒。眼看大事不好魏杨抄起书本冲回了宿舍。

  每次从这里醒来后都尤为疲惫,不是体力劳动后那种身体上的疲惫,而像是用脑过度后的那种精神疲乏。魏杨还注意到在这里呆的时间越长,苏醒后就越是困乏。“ 再这样下去可不行,身体迟早吃不消,得想想办法,可我能做点什么呢?

  有什么线索呢?” 魏杨陷入了沉思。“ 要说有什么线索的话,这梦境算是现下唯一的线索了,可那些四处游荡的怪物怎么看都不好对付,自己出去别说找线索了,一招不慎可就成了他们的晚餐。” 这里既然是梦境,那就算出点什么意外现实中也不会有什么事才对,可魏杨不敢冒这个险,倒不是他胆小,他总觉得这梦过于真实,在这梦境中他跑累了会汗流浃背会气喘吁吁,摔倒后膝盖会破皮见血会有火辣辣的痛感,他还扇过自己的脸拧过自己的大腿,都是实实在在的痛,这可不似以前做过的梦,而且苏醒后也能清楚得记起这梦境中发生的一切……种种迹象迫使魏杨不敢在这梦境中随便行动。

  “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,哎!” 魏杨思考了一阵也没想出新的头绪,只能在心里长叹一声,倒也没真指望着有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嗯?好大的动静!魏杨刚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就听见外面一声巨响,爬起身从窗口循声望去,一眼就看见了这声巨响了源头。

  好大!在自己所在这栋建筑右前方一百米左右的十字路口,魏杨看见了自己目前为止见过的最大的一只怪物,一只巴士大小有着人形上半身的蝎子。魏杨刚感叹完怪物的巨大,就看见了更令他惊喜的存在。

  那是……人!终于看见了除自己之外的其他人,魏杨一阵兴奋。好不容易看见个人,不管他是谁都不能错过。魏杨随即窜出小楼朝十字路口奔去。可就在离那人五十米开外处魏杨又不得不停了下来,刚才只看见那人和那怪物离得很近,好像是在被怪物追赶,现在离得近了再看却见那人已经不再奔逃,而是回身与那怪物斗到了一起。

  是个女人。虽然无法看清面容,但从那马尾长发和身段,魏杨可以确定这是个女人。

  那女人一身运动装扮,手握一柄长枪,或侧身翻滚,或向后跃起,闪转腾挪间总能躲过蝎怪两只大钳的夹击。

  “ 蠢东西,真以为我收拾不了你吗?不把你引到这开阔地带,我怎么施展拳脚。” 女子表情冷峻眼神坚定,双手紧握银枪身体微曲,一副随时都会一跃而起的架势。

  此时一人一怪就这样静立着注视对方,是在为刚刚的一番缠斗喘息,更是在为下一击蓄势。突然,那蝎怪一声巨吼,把远在几十米外的魏杨震得心脏狂跳。

  再看那女子,虽与蝎怪只有几米之距,表情却毫无变化。几乎在那吼声响起的同时,蝎怪的两支巨钳同时朝着女子砸去。

  这怪物想用吼声震慑对方,哪怕是让对方的行动迟钝一秒,不,哪怕半秒就够了,配合双钳迅猛的攻势,给对方致命一击。魏杨在远处把一切尽收眼底。看来这怪物不仅长得凶恶还有智慧。

  那女子纵身向上一跃,轻松地躲过了双钳的夹击。可就在她身处半空之时,之前一直没有动作的蝎尾钩刺向她直刺而来,那倒刺泛着寒光钩刃确是紫色,应是有剧毒无疑,就算不被利刃刺穿单是被划破皮肤怕也足以致命。

  来了!那女子注意到了袭来的钩刺,但并未表现出一丝慌乱,表情依然冷峻而从容。只见她在空中迅速向左平移了一个身位,将将与那钩刺擦身而过,竟是毫发无伤。

  毫无助力之下在空中横向位移已是不可思议,而女子的动作还没结束,向左的身形已变为向着斜下方坠去,势如破竹有万钧之势。

  “ 结束了”.随着女子的话音落下,长枪也洞穿了蝎怪人形的胸膛。时间好似静止了两秒,那蝎怪瞳孔欲裂地盯着自己胸前的大洞一脸的不可思议。随后一切又恢复正常,蝎怪发出一声悲鸣后轰然倒地。

  “ 结束了。” 魏杨看完这整个过程既激动又震撼。“ 这女人一开始只躲闪不攻击,就是在等待一击毙命的机会吧,她躲避巨钳攻击时的高高跃起也是故意卖给蝎怪的破绽,她等的就是那尾钩的出击,钩刺一击不中也来不及收回保护蝎怪的身前,这时就是击杀蝎怪最好的时机。蝎怪开始时只用大螯攻击,也是想趁这女人不备时用尾钩出奇制胜。” 魏杨回想着刚才的战斗有了自己的想法。“ 双方都有谋划,只是那女人技高一筹。” 平复了一下心情后,魏杨再次向着女人走去,他有很多疑问需要解答。

  蝎怪巨大的身体在它死去的那一刻石化,随着轰然倒地粉碎成渣已开始在风中消散。那女人捡起长枪在残渣中翻找着什么,终于,她从残渣碎片中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暗红色水晶。注视着这块水晶,女子的脸上难得地现出笑意。

  女子将长枪放在身旁就地盘腿而坐,双手捧着水晶闭起双眼,短短一两分钟的时间,当女子再次睁开眼睛时手中的水晶已经失去了色泽。

  魏杨还没走到一半,女子像是感觉到了他的存在转身看向了他,可也就只看了一眼,女子随即捡起长枪向着远处疾驰而去,魏杨真是一年懵逼,心想自己难道比那怪物还恐怖?

  “ 小姐,别走呀。” 好不容易见到个人可不能就这样错过,魏杨边喊着边追了上去。

  “ 是这边没错呀,怎么不见人影。” 魏杨跟着女子在迷宫一样的小巷里穿行,看着背影拐进了这里,跟上来发现是个死胡同却不见了人。“ 难道是翻墙走了,毕竟那么好的身手。”*魏杨还在沮丧没能跟紧点,突然一声闷响后脑一疼就没有了知觉。

    伴随着后脑勺的阵痛喂养睁开了双眼。“ 刚才是被人袭击了吧。嗯?” 待意识完全恢复,魏杨发现自己在一间昏暗的屋子里,背靠着墙坐在地上双手双脚被捆着。

  “ 清醒了?” 一个清悦的女声打断了魏杨的挣扎,魏杨这才发现屋里还有别人,迎着光线看不清面容。

  “ 姑娘,你这是要干嘛?有话好说呀。” 魏杨刚说完一杆长枪就向他刺来,吓得他一声尖叫,过了两秒没感觉到身体被刺穿的疼痛,魏杨低头看见长枪就扎在他大腿之间,距离要害部位不到一拳的距离。

  “ 下一次可就不会这么不准了。” 女子站在魏杨身前居高临下说道,“ 我问,你答。明白?” “ 明白明白。” 魏杨连点几下头回答道。

  “ 很好。” 两人面对着面距离不到一米,魏杨第一次看清女子的面容。一张精致的瓜子脸配上高挺的鼻梁和大大的眼睛,大小合宜的嘴巴和淡粉色的纤薄嘴唇,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。而且女子看起来相当年轻,年龄与魏杨相仿。只是,本来清冷面庞此时却泛着红晕,是屋里光线的缘故嘛,不对,脖子、耳朵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泛着红晕,甚至连眼睛都红红的,真是别有一番风韵。等等,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啊。

  “ 发什么呆呢?” 女子见魏杨直直地盯着自己脸露不愉,抬脚踩在魏杨腿上说道。

  “ 我什么也没……姑娘你说什么?” 魏杨一下子回过神来有点语无伦次。

  女子瞪了魏杨一眼,也许是想表现得凶狠一点,可脸上的红晕好像比刚刚更加明显了,看在魏杨眼里非但没有半丝凶意反倒更添娇艳。

  女子也注意到了自己的不妥,向后退到房间角落的昏暗处,调整了一下呼吸后发问道:“ 你是什么人,一直跟着我有什么企图?” “ 小姐,我发誓我没有任何企图,我只是个普通大学生,我跟着你只是想弄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,我为什么会在这里……” 谈话终于进入正题,魏杨也收回了其他心思。想到自己还指望女子答疑解惑,为了让女子相信自己,魏杨事无巨细地讲起了自己的情况,特别是最近一个多月以来自己的状况。

  魏杨讲得可谓是滔滔不绝,待到自己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可讲时,才注意到女子一直未曾开口。

  “ 我是不是说得有点多了 .” 魏杨这么想着看见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改站为坐,此刻正低着头。

  “ 小姐?” 魏杨试探着叫了一声却没有回应。“ 小姐,我……” “ 闭嘴,别说话。” 魏杨以为女子没听见,提高了嗓音再叫时却被一声低呵给制止了。魏杨不知这女人是怎么了,只得乖乖闭嘴。一时间小屋陷入了沉寂。

  女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一开始只是身体有点发热,她本以为是刚才的战斗消耗过多又没好好调息的缘故,可渐渐的身体越来越烫还伴随着奇怪的瘙痒,脑子开始不听使唤地闪现一些香艳的画面,大腿根部好像有什么渗了出来,双腿有点发软,她只好坐了下来,意识也开始模糊了。魏杨喋喋不休的述说直让她感到聒噪,等到终于讲完了,那家伙又小姐小姐地叫个没完,让她更加心烦意乱。

  本想让他闭嘴的呵斥出口却成了娇滴滴的腔调,吓了自己一跳。

  她试着打坐调息来缓解这种状况,可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,意识却越发薄弱。

  想来问题是出在那颗梦晶上,这是她完全丧失身体控制权前最后想到的。

  魏杨不清楚这又是什么情况,女孩坐在他前方的地板上,一开始还扭扭捏捏,渐渐地双手开始在自己身上游走,过了一会儿像是觉得这样还不过瘾,干脆脱掉外套一手从下方伸进T恤一手从肚脐处滑进双腿间,伴随着诱人的低吟又揉又捏,最后直接躺倒在地板上。

  刚进入大学的魏杨还是处男一个,平时也就靠小电影解解馋的他哪见过这番景象,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在自己面前忘情地自摸,还伴着让人发狂的娇吟,魏杨的下体很自然地支起了帐篷。

  尽管魏杨看得很过瘾,可他也知道这情况不对劲,自己还被绑着不能动弹,重获自由才是眼下当务之急。

  “ 小姐。” 魏杨又冲女子叫了两声,可这女人好像压根没听见,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魏杨有点恼火了。“ 发情也看看地方啊,就这么把我无视了?” 女子躺在地上稍微张开着双腿,还是一只手揉胸一只手在抠挖下体的姿势,突然,伴随着一阵连续的呻吟女子腰部向上拱起全身不住地打颤,持续了大概有十秒钟屁股才重新落回地面,之后像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,女子不再有动作只是躺在那无力地喘息着。

  魏杨咽下一口唾沫,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可他猜也能猜到这女人是来了一次高潮。

  “ 卧槽,这bitch可是玩high了。这下该清醒了吧。叫你呢,听见了没!” 魏杨提高了嗓门大喊道。

  女子这次终于有了反应,抬起头来看向魏杨,只是眼神中透着种迷茫,好像听到喊声才发现屋子里有还有其他人。

  女子的脸颊还泛着潮红,注视了魏杨两秒钟后嘴角现出一个魅惑的微笑,手掌和膝盖并用着向魏杨爬去。

  转眼间女子已经爬上了魏杨的双腿,坐在了魏杨的大腿上,此刻的两人近在咫尺,鼻尖都快碰到一起了。

  魏杨如此近距离地注视着这张红扑扑的脸庞,嗅着女子身上的清香与一股说不出的气味,又被女子粗重的呼吸怕打在脸上,脸一下子烫了起来,下身也更加坚挺。

  女子把头偏向魏杨的右脸,魏杨随即感觉到有一个柔软火热又湿润的东西刮过自己的右脸,那东西自上而下来到魏杨的脖颈,又顺着脖子攀上自己的左脸,魏杨自然能想到那是什么,可当亲眼看到那粉色的小舌头划过自己的嘴唇时,还是禁不住一股热流直冲脑门,呼吸陡然变得急促起来。

  女子看到魏杨窘迫的表情后邪魅地一笑,双唇封上了魏杨的嘴唇。魏杨只觉两片柔嫩的软肉与自己的嘴唇契合在一起,那灵动的小粉舌紧跟着叩上魏杨的牙关,魏杨没做出任何抵抗,小舌随即缠上了魏杨的舌头魏杨的脑袋此刻有点懵,任由着女子在他身上施为。这样的展开魏杨是做梦也没想到,虽然不是自己主动和自愿的,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感觉着实不差,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棒。

  反正这是在梦里自己又被捆着,还纠结个什么。

  两人的唇舌在一起纠缠一份多种,从一开始只在自己嘴里被动地回应,到后来的主动伸进对方口中索取,魏杨的亲吻虽然毫无技巧可言却贪恋而炽烈。当两人的嘴唇慢慢分开时一条晶莹的丝线还连接着彼此。

  魏杨从激吻中缓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的衬衣纽扣已经被解开,女子的屁股顺着他的大腿划到小腿处,身子向前倾斜着将头埋在了他的胸膛上,舌头在胸膛上时而上下摇摆时而原地打转儿,“ 哦!” 魏杨忍不住呻吟出声,原来是女子的舌头舔上了他的乳头,先是用舌尖挑逗了两下,然后一口含住吮咂起来。

  魏杨舒爽得一阵颤抖女子嘴上的动作不停手上也没闲着,双手已经解开了魏杨的皮带把长裤退到了膝盖处。魏杨坚挺的下体没了皮带的束缚顿感轻松,随即又被一只火热小手隔着内裤攥在了手里。

  女子从魏杨胸前抬起头,魏杨看见此刻女子的皮肤已经转变为鲜艳欲滴的坨红色,乌黑放大的瞳孔上好似蒙着一层水雾,呼出的气体潮湿而灼热,已然激发出全部的情欲。

  女子扒掉魏杨的衣裤后又着手脱起自己的衣服,先前自摸时已经脱去了外套,此刻只用退去T恤解开胸罩。

  当女子脱掉T恤后魏杨看见的并不是一般的胸罩,而是被白布一圈圈严实包裹住的胸脯,当白布散尽两只大白兔弹跳而出在空中一颤一颤,顶端两颗粉嫩的蓓蕾已然峭立。

  近在眼前的美景令魏杨两眼发直,她真想试试这两团软肉的手感,可惜双手被束只能过过眼瘾,不过其他的刺激很快就分散了他的注意力。

  魏杨的内裤也被退了下来,火热的小手与炽热的坚挺间再无隔阂,柔若无骨的小手勉强能环握住棒身上下套弄着,本已充分够坚挺的肉棒陡然间又大了两分。

  女子套弄了几下后好似很满意地朝魏杨妩媚一笑,站起身来开始解除身上最后的遮羞物,随着带有蕾丝花边的内裤滑下,魏杨看见那白皙胜雪的腿心处一簇乌黑浓密特别显眼,往下一条粉嫩的肉峰隐约可见。

  女子没有给魏杨细细端详的机会,甩掉内裤后再度坐回魏杨的大腿,那团乌黑浓密此刻就贴着坚挺的肉棒,魏杨能清晰地感受到上面的水渍。

  女子轻抬臀屁,一只手用力下压肉棒调整角度准备破关,可试了几次都未能找准路径,倒是肉棒已被汨汨涓流完全淋湿。

  魏杨紧咬牙关强忍着不在此刻就喷薄而出。

  女子哼哼唧唧呻吟不止,终于在多次失败的尝试后找准了门路,龟头抵上了那道细缝。

  随着女子臀部下压,魏杨感受到龟头被一圈无比紧致的肉套慢慢包裹。虽然两人的下体都已湿透,可向前的阻力实在太大半天功夫才挤进个龟头。

  女子对这样的进展好似很不满意,干脆不再控制力度,直接用身体的重量向下压去。

  “ 啊!” 一声尖叫几乎同时从两人嘴里发出。

  魏杨感觉到龟头顶破了一层薄薄的阻碍刺进了一个火热湿润的腔道,四壁柔软而巨大的压力压垮了魏杨苦苦的忍耐,尾椎处一阵酥麻肉棒瞬间又暴涨几分,一股股激流喷薄而出持续了有十秒之久。

  魏杨爆射的同时女子的蜜穴也痉挛似地极度收缩,蜜道深处一股暖流浇灌而下冲刷过龟头与棒身,却又因交合处太过紧密而无法排除。、魏杨毕竟初哥一个,即使百般忍耐刚一插入仍一泻如注,但初哥也有初哥的长处,如此酣畅淋漓的爆射后性致依然丝毫不减,浸泡在温热体液里的肉棒又蠢蠢欲动起来。

  女子的呻吟渐弱身体的抽搐也已停止,可肌肤上那鲜艳的红潮却无退却的迹象,魏杨能感受到撑在他胸前的小手依然滚烫,显然情欲尚未散尽。

  也许是回应体内的那根坚挺,女子开始轻轻地摇摆腰肢,魏杨显然十分受用,肉棒瞬间又回到了最佳状态,受姿势所限魏杨只能勉强抬胯相迎,可即使如此还是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快感,刚才一泻如注虽然也很舒服可毕竟是出于自己毫无经验不能持久,而此刻蜜穴套弄着肉棒四壁褶皱蠕动着挤压棒身,魏杨才真切地体会到与女孩子交合的实感。

  只是扭腰已经不能让女子满足,女子开始上下挺动臀部,肉棒一进一出间带出的汁水把魏杨的大腿几乎完全浸湿,呻吟声也高亢起来。魏杨的快感急速上升。

  “ 啊!” 在一次抬起坐下后女子发出一声悠长的吟叫身体前倾倒向魏杨,胸前两团巨大的绵软覆上魏杨的口鼻,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。

  魏杨也到了关键时刻,没有了女子抬胯配合快感有所下滑,魏杨只能奋力向上疾顶,终于在一次用尽全力后让肉棒更进一步,龟头抵上了一处软肉。这团软肉中间好像开着小口瞬间吸住了龟头,魏杨顿感一股强大的吸力沿着棒身传遍全身,连脊柱都为之发麻。

  一股洪流直射那团软肉的小口,随着小口地吮吸魏杨只觉得连魂儿都要被吸进去了,身体也变得飘飘然起来。

  吸力慢慢退去,可龟头还和那小口紧密相连,魏杨头有点晕全身有种无力感,意识都有点不太清楚了。

  突然大腿根部一阵刺痛让魏杨清醒了过来,有什么东西正从那小口中反哺而出沿着棒身进入他的身体,而那东西所经之处像针扎一样刺痛。渐渐的刺痛感向着全身蔓延,一开始还能忍耐的痛感也在慢慢加重。

  魏杨感到不妙想要将两人的连接出分开,可双手被反绑着,那衔接处又好似粘死了一样牢固,怎么扭腰耸胯都无济于事,魏杨一边喊一边用头锤女子想让她起身,可这女人从刚才开始就一副浑浑噩噩如坠梦里的样子,怎么也弄不醒。

  疼痛已经蔓延至脖颈,此刻已是刀扎般的剧痛,魏杨痛的汗如雨下,牙齿咬得咯咯直响,无计可施之下他只想着怎么缓解疼痛,看着眼前晃动的巨乳他没有多想就一口咬住,这一咬让女子痛得不轻,一声尖叫从女子口中发出,而伴随着这声尖叫魏杨也失去了意识。

  【完】[ 此帖被creazing在2019-01-09 09:37重新编辑 ]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狐妖狐妖 下一篇:堕落的白衣天使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