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:大香蕉在线视频电影-大香蕉在线影院快播-大香蕉在线视频碰碰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好大乱伦一个家

好大乱伦一个家

一位伟人曾经说过,"窗户打开了,新鲜空气进来了,苍蝇蚊子也进来了。"八十年代中期,改革开放的浪潮席卷了柳江市的每一个角落,新鲜空气进来了,苍蝇蚊子也来了,下面的故事就是在这期间发生的事儿。

  柳江市政府会议室里,正在召开全市副科级以上干部大会,会场主席台上方悬挂着一条横幅标语,上面写着“柳江市扫黄打非专项治理工作会议”,主席台上摆放着一排会议桌,市长坐在正中间,公安局、工商局、文化局等有关部门的主要领导分别坐在两边,常务副市长主持会议。

  会议议程并不复杂,第一项是传达上级文件,第二项是宣读市政府文件《柳江市人民政府关于在全市开展扫黄打非专项治理的通知》,第三项是领导讲话,第四项是部门领导代表表态发言。

  “...同志们,在全市开展扫黄打非专项治理是市政府的英明决策,是净化社会环境的重大举措,是全市人民盼望已久的一件大好事,我们一定要贯彻落实好这次会议的会议精神,充分发挥文化局的职能作用,和有关部门通力合作,把好事办好,谢谢大家。”

  台下响起热烈掌声。

  这是柳江市文化局常务副局长龚佳玲,代表文化局在会议上作的表态发言,龚佳玲是最后一个代表单位在会议上表态发言的,她发言完了,会议主持者就如何贯彻落实本次会议精神提出了几点要求以后,宣布散会。

  坐在主席台正中间的市长首先站起身向主席台侧门走过去,主席台上的其他领导同志跟在市长的后面,台下与会人员也都井然有序地朝着会场的大门走过去,期间虽然也有人交头接耳谈论着什么,但是声音都不大。

  走出会场,龚佳玲来到停车场,一头钻进了自己的小汽车,司机发动了汽车,汽车缓缓驶出了停车场,驶向离停车场不远处的公路,转弯后一脚油门绝尘而去。

  龚佳玲,今年四十八岁,她并没有像其他女领导干部那样一上班就是西装革履,一脸的严肃,她今天穿的是一件长袖连衣裙,既不失女领导的风范,又显得端庄大方,虽然人已经进入了不惑之年,由于平时保养得好,再加上长得漂亮,天生丽质,看上去很年轻,要比实际年龄小许多,倒像是一个年轻少妇。

  龚佳玲三年前还是市文化局宣传科的一名副科长,三年后一跃成为柳江市文化局副局长,三年的时间,成功实现了官场三级跳,对此文化局的上上下下众说纷纭。

  有人说龚佳玲上面有人,都说朝中有人好做官吗。

  也有人说龚佳玲是花钱买的官,因为时下官场腐败已见端倪,买官卖官的时有发生。

  还有人说龚佳玲和市长上过床,是市长在上面帮她活动的,究竟是怎样当上的副局长,只有龚佳玲自己心里最清楚。

  龚佳玲的丈夫叫江南,比龚佳玲大一岁,是柳江市火车站站前派出所所长。江南原来是这个派出所的一名普通警员,龚佳玲当了文化局副局长以后,在市公安局托人花钱买了一个派出所所长。

  此人中等个头,啤酒肚把警服撑得紧紧的,满脸的凶相,用老百姓的话说,一看就不像个好人。

  其实江南原本不是这样的,他十八岁应征入伍,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,到了部队,在新兵连训练期间表现突出,被部队首长看中,新兵连训练结束,直接安排到侦察连当了一名侦察兵,曾经荣立过一次二等功,一次三等功,部队转业以

  后,到地方当了一名人民警察。

  当时军人转业是要安排工作的,为此地方政府还专门成立了“转业军人安置办公室”,军人在部队转业以后,拿着手续到地方政府的转业军人安置办公室报到,由地方政府的转业军人安置办公室根据本人实际情况,安排适当的工作。

  江南当上警察以后,仍然保持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,处处严格要求自己,认真完成所长和上级领导交办的各项工作任务。

  有一次一名犯罪分子越狱逃跑了,柳江市公安局发布了通缉令,要求各派出所组织公安干警对所辖区域进行认真搜查。

  犯罪分子是个惯犯,很老道,他知道公安机关一定会在机场、车站、码头设卡拦截,所以他避开了这些地方,也没有像电影电视剧演的那样,拦下一辆汽车,左突右冲奔向野外,而是在市内和警察玩起了捉迷藏。

  犯罪分子是本地人,而且是个出租车司机,开过出租车,对市内的大街小巷十分熟悉,专门在人烟稀少的街道或小巷串来串去,一个上午过去了,参加搜捕的公安干警仍然没有发现犯罪分子的踪迹,各级领导十分焦急。

  就在这时,江南在一条街道上发现一个人,这人神色慌张,左顾右盼,脚步匆匆,一晃钻进了一条巷子里,江南紧走几步跟了上去,前面的人感觉后面有人回头看了一眼,就在前面的人回头的一瞬间,侦察兵出身的江南,在部队练就了一副火眼金睛,一眼就认出正是通缉令照片上的那个人,前面的人感觉势头不对,撒腿就跑,江南在后面紧追不舍,眼看就要跑出小巷,前面过了马路就是一个大型商场,商场门前人来人往,如果犯罪分子跑过马路,在那里劫持了人质,事情就麻烦了,所以江南毫不犹豫,果断开枪,子弹击中了犯罪分子的大腿,犯罪分子当场倒地,江南几个箭步串上去,给罪犯上了背铐,带上了警车,避免了一次劫持人质事件的发生,江南因此受到了市局的表彰。

  柳江市改革开放初期,夜总会、歌厅、洗发屋、泡脚阁等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,遍地都是,这些场所表面上看都是合法的,都有工商执照,可是每当夜幕降临夜深人静时,这里的服务女郎们便做起了皮肉生意,严重败坏了社会风气,柳江市公安局几次严打,收效甚微,问题就在于那些保护伞在公安干警行动之前,早把电话打过去了,这些场所没有保护伞也开不起来,即便开起来也干不到现在。

  为了摸清情况,找到犯罪证据,柳江市公安局决定派出侦查员,深入到这些场所,任务理所当然地落到了江南的身上。要想不打草惊蛇,只能采取迂回的办法,江南当晚登上了南下的火车,声称去上海办案,中途下车返回柳江,在一家小旅店住下,每当到了夜晚,人们发现总会有一个脸上带着墨镜,头上戴着鸭舌帽,身着便装的人在夜总会、洗发屋、泡脚阁,洗浴中心等场所进进出出。

  一周下来,江南拿到了大量的犯罪证据,柳江市公安局再次采取行动,一举抓获了卖淫嫖娼的妓女和嫖客近百人,同时对公安内部的蛀虫也进行了清理,江南再次受到了柳江市公安局的表彰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社会道德缺失现象越来越严重,社会风气每况日下,曾经战功显赫的江南,至今仍然是一名普通警察,看到那些腐败分子住别墅,开豪车,包二奶,他的心里极不平衡,于是开始放纵自己,在单位,上班下班经常迟到早退,工作不求上进,有时还趁所长不在家,偷偷跑出去打麻将,在家里经常喝酒喝的伶仃大醉,最后甚至发展到赌博嫖娼玩女人。

  江南有两个女儿,都已经结婚,大女儿叫江帆,在柳江市歌舞团上班,爱人叫贺国强,停薪留职以后自己开办了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;二女儿叫江顺,在柳江市男科医院当护士,爱人叫纪晓东,改革开放初期就下海经商,自己在柳江市开办了一家音像销售公司,是柳江市最大的一家音像销售公司。

  江南自从当上了派出所长,对自己的老婆龚佳玲就心存感激,龚佳玲的话在他那里就是圣旨,言听计从,还包揽了几乎所有的家务活。

  这天龚佳玲在市里开完会,回到家一开门就闻到一股香味,一边换鞋一边问道:“做什么好吃的这么香。”

  “小鸡炖蘑菇。”江南坐在客厅里美滋滋地说。

  前些天江南在农村的一个亲戚来串门带来了一只小笨鸡,还带了点自己在山上捡的榛蘑。

  江南和龚佳玲的这个家,虽然装修的不是很豪华,但面积足够大,一百五十多平方,三室一厅两卫,平时两个人住显得有些空荡荡的。

  龚佳玲换完鞋去卫生间洗完手,来到餐厅,江南已经把盖在盛有小鸡炖蘑菇的搪瓷盆上的盖子打开,龚佳玲看了看又用鼻子嗅了嗅说道:“这么好的小鸡炖蘑菇,好久没吃了,下午打电话让江帆江顺Ta们几个晚上回来一块吃,都尝尝鲜。”

  “行。”江南说完,就乐呵呵地把盛有小鸡炖蘑菇的搪瓷盆的盖子盖上,端回厨房放好,回到餐厅和龚佳玲两人就着两个小炝菜,吃了一顿中午饭。

  下午下班龚佳玲回到家,江南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,看到老婆回来说道:"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。"

  "想你了呗。"龚佳玲像一个小媳妇一样冲着江南挤挤眼说道。

  说完走到沙发前挨着江南坐在。

  "想我?想我这个了吧。"江南隔着裤子用手摸着自己的鸡巴说道。

  "你别说还真有点。"龚佳玲说着用自己的一只手推开了江南的手,然后解开了江南裤子前面开口处的纽扣,把他的鸡巴从里面掏出来。

  江南的鸡巴这时已经有些微微翘起,龚佳玲开始用手套弄江南的鸡巴,江南两眼看着龚佳玲,享受着龚佳玲的性服务。

  “今晚吃完饭咱们举行一次家庭舞会怎么样?”龚佳玲诡秘地一笑说。

  “好哇,再好不过了。”江南有些兴奋地说道。

  “好老婆,能不能吃两口啊。”江南得寸进尺地说。

  “好吧,看在你小鸡炖蘑菇的份上。”说完龚佳玲从沙发上站起来,蹲到江南的前面,用嘴含住了他的鸡巴吸吮起来。

  江南身体稍微向下滑了一点,背靠在沙发上,眯缝着眼睛,感受着龚佳玲那柔软的香舌在他的鸡巴龟头上舔着。

  龚佳玲吮了一会儿江南的鸡巴,发现江南呼吸粗重起来,怕他把精射出来,便站起身说:“好了,别把子弹打光了,跳完舞还得用。”

  就在这时候,听到有人把钥匙插进钥匙孔儿开门的声音,接着门开了,江帆一脚门里一角门外说道:“爸,妈,我们回来了。”她的嗓音很好,不仅唱歌好听,说话也十分动听。

  "回来好,快过来坐下,等江顺Ta们回来就开饭。"

  江帆两口子走过来,看到江南的大鸡巴还在裤子外面挺翘着,就看着已经站起来的龚佳玲问道:"你干啥呢,妈。"

  "闲着没事儿吃你爸的鸡巴呢,闲着也是闲着,你爸让吃的,这不是在等你们吗。"龚佳玲毫无羞耻地说道。

  "我爸快五十了,鸡巴还这么硬,一点不比他的小。"江帆先用手捏了捏江南的鸡巴,之后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站在自己身边的贺国强,贺国强看了江帆一眼没吱声。

  江南背靠着沙发,斜躺在那儿,还沉浸在性福之中,龚佳玲见状弯下腰在江南的大腿上使劲掐了一下道:"醒醒吧,一会儿吃饭了,赶紧把那东西放回去。"

  江南坐直身体,把还硬着的鸡巴好不容易塞进裤子里。

  门外又一次传来了钥匙的开门声。

  "一定是江顺两口子。"龚佳玲说。

  果不其然,门开了,江顺和纪晓东两口子走进来,纪晓东手里还拿着一本录像带。

  "开饭。"龚佳玲说。

  几个人洗完手来到餐厅,在大圆餐桌周围坐下,江南做好饭以后,已经把饭菜摆放着餐桌上,贺国强刚坐下又站起来,走到酒柜前,打开柜门,在摆放整齐包装精致的两排瓶装酒中,挑出来一瓶补肾壮阳的药酒,两只手捧着返回餐桌。

  "应当喝点酒,这瓶酒好,补肾壮阳的药酒。"贺国强说。

  "还壮阳,不壮阳一个个鸡巴就又大又硬,再壮阳我们还能受得了吗。"

  谁都没想到,平时漂亮温柔文雅的女歌唱家,居然能说出这等脏话来,几个人不约而同互相看了看,呵呵呵地笑出了声。

  贺国强还是把酒拿到餐桌上,打开包装,又拿来三个高脚酒杯,把酒倒在里面,一瓶酒正好倒满三杯,之后又返回酒柜,拿了一瓶红酒和三个高脚杯,给三个女人的酒杯中倒了一些红酒。

  贺国强给几个人倒完酒,举起酒杯,用他那富有磁性的男中音说道:

  "来,让我们为妈妈在全市扫黄打非专项治理会议上的精彩演讲干杯!"

  说完,他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酒,然后把酒杯放到餐桌上坐下,其Ta人也都抿了一口杯中的酒,接着,六个人推杯换盏,喝着吃着,品尝着餐桌上的美酒佳肴,尤其是吃过小鸡炖蘑菇,不禁对江南的烹调技术啧啧称赞,大加赞赏。

  时间在酒杯的撞击声中流逝着,宴席--------------------已经接近尾声,龚佳玲看着一个个红扑扑的小脸和色咪咪的眼神儿,清了清嗓子诙谐地说道:"怎么样,酒喝的差不多了吧,我们是不是应该为江南同志的小鸡炖蘑菇呱唧呱唧。"

  听到龚佳玲这样说,几个人嬉皮笑脸的使劲鼓掌。

  龚佳玲紧接着又正色说道:"我在全市扫黄打非专项治理会议上的发言,纯粹是官场人说官场话,不要当真,存在即合理,那些有黄色内容的书刊、音像制品以及非法出版物之所以屡禁不止就足以证明这一点。

  人的行为只要不伤害他人,不危害社会,就是无可非议的。

  有血缘关系的成年人之间自愿发生性关系,有人说叫乱伦,既然是这样 ,乱伦有什么不好,国家法律没有明文禁止,既不伤害他人,也不危害社会,又能解决性饥渴,我看倒是应该提倡的。

  人生得意须尽欢,吃完饭,我们举办一次家庭舞会,好不好。"

  几个人听了龚佳玲的歪理邪说再一次鼓起掌来。

  吃完饭,几个人来到客厅,龚佳玲破天荒的一个人留在餐厅,收拾餐厅厨房,江帆沏了几杯茶水放在茶几上。

  等龚佳玲回到客厅,江帆关掉客厅正中央的那盏大灯,只留下了墙壁灯,贺国强打开音箱,顿时一首悠扬的舞曲在客厅中回响起来,龚佳玲和江南组合在一起;江帆和贺国强组合在一起;江顺和纪晓东组合在一起,男人的右手轻轻搭在女人的腰间,女人的左手轻轻搭在男人的右肩上,两个人的另一只手轻轻搭在一起,随着舞曲晃动起身体,这是一首慢四舞曲。

  昏暗的灯光下,六双脚在慢慢移动着。

  "这一曲结束,下一曲我们换换舞伴怎么样?"龚佳玲一边跳舞一边对江南说。

  "怎么换?"江南问。

  "你和江帆,我和晓东,国强和江顺。"龚佳玲说。

  "行。"江南有些兴奋地说。

  一曲结束,几个人坐在沙发上喝了几口茶水 ,稍事休息以后,贺国强走过去换了一首舞曲,六个人按着重新组合的舞伴楼在一起继续跳舞。

  这时几个人已经神情不属,心思不在跳舞上了。

  江南在壮阳酒的作用下,搂着自己的亲生女儿江帆跳舞鸡巴居然能硬起来,硬起来的大鸡巴隔着衣服裤子顶在江帆的小腹上 ,硬邦邦的 ,搭在江帆后面腰间的两只手也开始向下滑,已经滑到江帆的屁股上,在江帆的屁股上揉搓着,江帆感觉身体一阵阵有些燥热,眼神有些迷离,骚屄里痒痒的,他的嘴渐渐贴在了江南的嘴上,把她的小香舌伸到江南的嘴里搅动着,两个人索性不再跳舞,站在原地亲吻起来。

  龚佳玲搂着纪晓东,竭尽中年女人挑逗之本事,两个大奶子在纪晓东的身上蹭来蹭去,还时不时在他的脸上嘴上亲几口,弄得纪晓东欲火中烧,恨不得马上吃掉这个骚女人。

  贺国强和江顺就更甭说了,两个人年龄相仿,正是性欲旺盛时期,早就站在那啃着咬着掐着。

  当的一声响,摆放在客厅一角的落地钟敲了一下,龚佳玲看了一眼,九点半了,她轻轻推开纪晓东,走过去打开客厅的大灯说道:“差不多了吧,九点半了,洗洗睡吧,没玩够以后再玩,今晚都在这住,别回去了。”

  龚佳玲江南两个人回到卧室,江南坐在楠木休闲椅上点着一根烟抽着,龚佳玲打开换气扇以后坐在床边,看着江南问道:"又做饭又跳舞累不累?"

  "不累啊,正在兴头上,你就让停下来了。"江南喃喃说道。

  "再挑下去你还能受得了吗,江帆再亲你一会儿你还不得滑精啊。"龚佳玲笑着说。

  "嗯,差不多,太舒服了,真想给她插进去。江南说。

  "那就快点抽,一会儿把我当江帆,泄泄火吧。"龚佳玲眯缝着眼睛说。

  江南听完眼前一亮,赶忙在烟灰缸里掐灭烟头,站起身关了换气扇,脱光了衣服上床躺下,龚佳玲脱完衣服上床时,看到江南的鸡巴高高挺立着,像一根木棒竖在那儿,龚佳玲骑到江南身上,把骚屄对准江南的鸡巴慢慢坐下去,鸡巴刚刚坐进去一半,江南突然把臀部向上一挺,把鸡巴全部插进了她的屄里。

  "啊!"龚佳玲惨叫一声,这一声,那两个卧室的四个人听的清清楚楚,紧接着,江南的鸡巴在龚佳玲的屄里一下下做着活塞运动。

  "哦……哦……鸡巴……好硬……喔……爸爸……使劲……使劲……哦……在快点……哦……爸爸……好舒服……喔……使劲肏……。"

  龚佳玲大声呻吟着,说着脏话。

  "江帆……你个……小骚货……操烂……你的……骚屄……噢……噢……。”

  江南一边肏龚佳玲,一边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说。

  没用多一会儿 ,江南累的直挺挺躺着那不动了,龚佳玲兴趣正浓,一个人蹲在上面不断地上下抽插着,继续做着活塞运动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龚佳玲感觉到江南的鸡巴有些异样,再看看他的脸,神色也有点不大对劲 儿,她站起身之后又跪到江南身边,低头用嘴含住江南的大鸡巴,用力吸吮他鸡巴的龟头,同时用一只手握住鸡巴的根部,使劲上下套弄。

  "啊……啊……。"随着江南的叫声,一股股温热的精液喷到了龚佳玲的嘴里,龚佳玲一使劲把一大口精液咽到了肚子里,因为她听说吃男人的精液是大补。

  完事儿以后,两个人都没再说话,躺着那慢慢进入了梦乡。

  第二天早晨九点多了,几个人才陆陆续续起床,一个个慵懒地走出卧室,到卫生间洗漱,江南洗漱完毕到楼下买来了油条、豆浆、包子、牛奶等早餐,吃饭时江帆两眼盯着江南问道:“爸,你昨晚干啥了,是不是想肏我,把我妈当我了。”

  江南老脸一红道:“可不是呗,你妈让的。”

  “好受吗,那就过来呗。”江帆无所谓地说道。

  “好,好,下次一定,下次。”江南语无伦次地说。

  吃完饭各自都到单位上班去了,临出门前几个人约好,今晚还都回到这儿吃住。

  贺国强的进出口贸易公司和纪晓东的音像销售公司,都在同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上,两家公司距离不远。

  上午十点多钟,纪晓东来到贺国强的进出口贸易公司,手里还拿着一本录像带,在沙发上坐下后对贺国强说:"老兄,我想把这本录像带晚上下班后带回去,晚上闲着无聊大伙一块儿看看。"

  "是不是我以前给你的那本?"贺国强问。

  "是啊,就是那本。"纪晓东说。

  "那本没意思,我给那边的朋友打电话,在最近进口的货物中夹带了一本欧美原版母带,是专门为中国大陆录制的,带中文字幕,家庭乱伦题材,朋友说很刺激。"贺国强说。

  "那就下班以后把你这本带回去。"纪晓东说。

  "行。"贺国强点头道。

  下午下班,贺国强和纪晓东带着录像带,开车回到家中。

  江南照例做好了饭菜,把饭菜摆放在餐厅的饭桌上,龚佳玲江帆江顺回来的早,在客厅沙发上坐着不知闲聊些什么,看到几个人都回来了,和他们一起去卫生间洗完手,来到餐厅围着大圆餐桌坐下。

  饭吃得很快,吃完贺国强来到客厅,把带回来的录像带放到放像机里,打开电视机。

  等收拾餐厅厨房的江南回到客厅,人都到齐了,贺国强按下了放像机的播放按钮,电视屏幕上出现了画面,伴有音乐声,果然是原版母带,图像声音都特别清晰。

  录像带内容一开始,是向上滚动的英文字母,电视屏幕下方中文字幕显示,这本录像带分三个部分,第一部分是家庭乱伦,第二部分是群交乱交,第三部分是残酷性虐;英文字母滚动结束,是七个金发碧眼的老外,在一间宽敞的房间里做爱,其中有三个镜头挺刺激的。字幕显示,一个是母女双飞,母女俩趴在窗户上看风景,女儿的弟弟在后面肏她们;另一个是一个男人 躺在床上,上面一个女人骑在她身上,男人的鸡巴插在女人屄里,女人的上身贴在男人的前胸,后面还有一个男人鸡巴插在女人的肛门里,字幕显示,女人身下的男人是她的丈夫,鸡巴插在她肛门里的是她的儿子。还有一个画面是一个胖女人躺在一张大床上,一个男人把拳头插进了她的屄里。

  录像放完了第一部分,客厅里静悄悄的,半晌 ,还是纪晓东打破了沉寂道:"我们也来一次母女双飞吧。"

  说完他走到龚佳玲和江帆身边,一只手拉一个,拉着两个人来到沙发前面,让她俩脱了裤子撅着屁股两只手伏在沙发上,他自己也把裤子脱下来,一只手握着鸡巴,对准了龚佳玲的骚屄就插了进去。

  “哎呦...。”

  龚佳玲以前挨肏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她感觉自己的屄像是要被撑开了似的,胀呼呼,麻酥酥的,接着纪晓东就开始用力抽插起来。

  "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能……不能……轻点……啊……鸡巴……太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太硬……受不了……啊……求你……啊……求求你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你……混蛋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混蛋……。"

  龚佳玲呻吟着叫骂着,半个多小时过去了,龚佳玲的呻吟声叫骂声越来越小,可纪晓东的骚劲仍然不减,他的小腹撞击在龚佳玲的屁股上,发出啪啪啪,啪啪啪的响声,身边的江帆看到自己的母亲被肏成这样,有些于心不忍说道:"晓东,肏我吧,妈妈快坚持不住了。

  "好。"纪晓东说着把鸡巴从龚佳玲的屄里抽出来,插进了江帆的屄里继续抽插着。

  这时贺国强走过来说道:"你歇会儿吧,我来。"

  说完他脱了裤子,把鸡巴插进龚佳玲的屄里,在龚佳玲的屄里抽插完,又在江帆的屄里抽插一阵。

  这时的江南,已经被眼前淫乱的场景刺激的欲火烧身,自己从裤子的前开门掏出鸡巴套弄起来。

  良久,江南走过去对贺国强说:"你歇会儿,我也来个母女双飞。"说着就把鸡巴插进江帆屄里抽插起来,抽插一会儿,又把鸡巴从江帆的屄里抽出来,插进龚佳玲的屄里。

  龚佳玲知道这个人是江南,是自己的丈夫,便有气无力地说道:"轻点吧,我实在受不了了。"

  "知道了。"江南一边说一边抽插着,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,不仅如此,好像比纪晓东贺国强更卖力,一边肏一边喘着粗气说:"这就叫乱伦,我们三个轮你。"

  龚佳玲第一次挨着自己的女儿江帆被人肏,而且挨得这样近,刚开始还真的有些异样的感觉,后来有点疼了,三个男人轮番肏着两个女人,直到三个男人都把精液射出来。

  三个男人射完精已经是大汗淋漓,两个女人像个泥人,瘫软在沙发上。

  不知为什么,三个男人都没有动江顺,只有江顺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儿,神情木讷地看着三个男人肏两个女人,时不时用手揉揉自己的乳房。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爸妈妹妹和我 下一篇:狂干妈妈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